臺灣社會亂源


八旗講座|為何敘利亞戰火紛飛,杜拜卻繁榮穩定?從英美習慣法看中東民族國家的不同路徑

為何同樣位於中東,敘利亞與黎巴嫩戰火紛飛?杜拜與巴林卻穩定繁榮?也許很多人會單純地認為:「那不過是因為後者挖到石油罷了!」但原因真的這麼簡單嗎?當然不是!民族發明學將帶你更深入的理解這個問題。

近代中東的民族發明史可以分為兩條路徑,一條是泛阿拉伯主義,導致了充滿戰亂且社會高度分裂的「敘利亞地區」;另一條則是英國經驗主義,造就了富裕繁榮且社會穩定的「波斯灣地區」。

這兩種具有高度差異的結果,源自於「自發秩序」——也就是當地原有的習慣法、天然形成的社會秩序,是持續成長或被迫中斷。波斯灣商業國家的亞洲對應城市是新加坡和香港,它們都是英國殖民體系的產物;而香港的失敗也恰好與「自發秩序」密切相關。


春山書籍分享會|離.返.留.守:追尋一九六○—七○年代沖繩的臺灣女工

宛如歷史的輪迴與再現;處處缺工的臺灣,也曾有過大量送出季節性農業移工的時代。

在跨國移動尚屬困難的上個世紀六〇至七〇年代,當時的臺灣仍處戒嚴狀態,位於臺灣西部傳統農業地區的嘉義大林,如何與隔海超過一千公里且鮮為人知的沖繩南大東島產生連結?為什麼有大批臺灣女工跨海到那裡打工?

這段過往少有人知曉,然溯及女工移動的原因,又有其必然:當時日本正處經濟高度發展時期,農村人口大量往都市移動求取更好的勞動工資,以產糖為經濟命脈的南大東島急需大量季節性勞力而無足夠人力,只能透過官方力量引援外國人力做為補充;擁有豐富砍蔗經驗、勤奮努力的臺灣女工就此登場救援,也牽起了大林與南大東島間橫跨千里的互動因緣。

以此為本書的背景舞臺,作者邱琡雯深入大林與南大東島這兩個勞動力送出與接受的現場,以田野調查結合資料爬梳的手法,透過實際去過南大東島工作過的臺灣女工,以及當地雇主與相關人士的敘事,試圖還原兩地人們的面貌與想法;同時也聚焦在嘉義大林,採集相關當事人的口述資料,試圖映射出女工本人、家庭、村落等周遭人們的想法與態度,構築了這段屬於常民、近乎消失的歷史。

這齣由臺沖不同劇組的演員、布景與道具共創而成的劇目,也許只是務農人家生命中的片段,情節也較少高低起伏,然其中蘊含的人生況味仍使人低迴。本書讓這些尋常百姓的身影登上歷史舞臺,述說他們自己的故事。


法扶講座|讓長照不再悲歌-談照顧者壓力、國家長照資源盤點與家庭照顧協議


哲學星期五|極權、抵抗與希望─《刑.暴.誌—記抗爭者》放映&座談

2012年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公民運動面臨的打壓力道前所未見。習政權動輒對維權、社運人士提出顛覆國家政權、尋釁滋事等指控,再透過欠缺程序正義與公開透明的審判對他們處以重刑。但更令人憂心的是這些維權人士在牢獄中的處境,因為面對這些「異議滋事分子」,掌權者更是透過對他們肉身的刑求與意志消磨,以達成規訓的目的。


但抗爭從不孤獨!在《刑.暴.誌—記抗爭者》一片中,拍攝幾位香港的社運人士們透過「親身體驗」,體現謝文飛、張聖雨、陳雲飛、劉萍等四位中國抗爭者所經歷過的苦刑,試圖建立起兩地抗爭者之間的連結,映照中港彼此的處境。


這部影像紀錄描繪了揭示了中共政權如何透過不人道的手法來形塑「極權國家共同體認同」。而在港版國安法啟動的那天開始,港府對香港社運人士大動作搜捕,關押,更讓這部記錄片像是一篇殘酷的預言。一國兩制不復存在,剩下的只是相同的刑求…。


當我們面對著同樣的強權,台灣何以要關心中國人權,為何要關心香港命運,答案不證自明!



貓頭鷹書籍分享會|日記裡才有的故事:東台灣的黃金國 vs反殖民運動中的日記

歷史書寫與歷史研究,依靠史料得以產生。不同的史料,也許可以帶給我們不同的歷史樣貌。比如日記的私人性質,在記錄個人經歷之餘,也透露了日記主人的心思,帶領我們一窺歷史中的縫隙。
這次我們從不同時代的兩篇文字說起,一個是荷蘭時代的航海日誌,一篇是日治時期的《臺灣民報》的記者日記。想與讀者一同討論兩段歷史中鮮為人知的故事。


人權星期三|UBI 作為風險社會中的人權保障

無條件基本收入 (Unconditional / 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 的討論與倡議已有數百年歷史,雖然以前常被視為空中樓閣,但疫情造成的失業讓許多國家不得不推動「類似」UBI 的現金給付計畫,使 UBI 的構想受到更多重視。

此外,聯合國赤貧與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 (Special Rapporteur on extreme poverty and human rights) Philip Alston 也正式於 2017 年提出首份全民基本收入報告;聯合國開發計劃署 (The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UNDP) 亞洲及太平洋區域局局長 Kanni Wignaraja 在 2020 年公開呼籲透過 UBI 解決日益嚴峻的社會不平等。

UBI 雖然從未出現在人權公約中,但其概念似乎符合人權的宗旨—讓所有人在平等基礎上享有真正自由與自主。到底 UBI 是什麼,又如何可能達成?先進福利國家的社會福利方針,難道不足以達成 UBI 的效果?究竟 UBI 是對脆弱族群更周全的保障,或者反而弱化了保障制度?在經濟條件變動迅速的世代,UBI 是否可能回應低劣的勞動環境,或者反而讓物價高漲?


慢工新書分享會|MAPATAYAY NO WAWA.離家與返家的長路

從一棟海邊的屋子開始,偕志語推開記憶之門,帶來他的第一部圖像小說《MAPAYTAYAY NO WAWA 死者的孩子》,這是一次關於父親與故鄉記憶的深潛,亦是部落與城市、生存與死亡、現實與夢境間的恍惚漂流。

志語父親來自花蓮貓公部落,祖父噶瑪蘭族、祖母阿美族的血緣,以及成長於臺北三重的都市經驗,關於自身原住民身份的認同與回返,有著專屬於他的迂迴與流動。父親離世後,成為祖母口中「mapatayay no wawa」(死者的孩子)的他,如何追索關於父親的謎團:一本父親留下的軍旅日記,一場為父親帶來心臟病的童年高燒,門內鍛鍊氣功如巨人晃動的幻影⋯⋯在志語充滿水氣與肌理的筆觸下,這趟尋父之路,現實與幻境相生,人與動物交互變形。「回家嗎?是回,還是去呢?」的問句迴盪全書,如果靠近父親的記憶,就會更靠近故鄉一點嗎?

「也許答案藏在海裡。」在他高度詩意與私密的探問中,人間成為巨大的海洋,使我們也得以隨之下潛,看見埋伏體內的回返與放逐——或者,我們都是死者的孩子。


哲學星期五|『少年、煙霧與傘』─版畫作為反抗?

版畫是一種透過印刷手法呈現出的藝術形式,淵源已久,也早已成為一種民間普遍的藝術與傳統。在30年代的中國,初期由魯迅等人提倡,認為版畫符合「為大眾而藝術」的精神,有助批判社會現實,因而興起一股「新木刻運動」的風潮。

版畫製作所需的器材相對簡單,容易取得,加上這種形式的圖像訊息簡白、清楚,也因此在抗日戰爭爆發後,逐漸演變成為共產黨宣傳愛國主義的工具。

藝術創作者李迪權是馬來西亞人,廣東話是他的母語,自小也因此受到許多香港文化的薰陶與影響。2019年他有機會參與了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對他產生強烈的震撼。關心香港民主與文化的他,因此以版畫創作多幅作品,為這場運動留下見證。他選擇了這種中共早期政治宣傳的手法,作為回應與反抗,復刻「左派木刻」的原初精神,透過藝術介入政治、社會,希望喚起更多人對香港現況的關注。


人權星期三X真促會| 正義即和解的轉型正義

從1980年代開始,世界各地出現一波波浪潮,各個社會要去回應過去的巨大不義。這些浪潮來自兩個脈絡:​

一、全球民主化自1974年到2008年,產生了90個從獨裁轉型到民主的國家。​

二、許多地區的內戰在1989到2004年間獲得解決,超越過去兩個世紀的成果。這些「後獨裁」和「後衝突」的社會,一方面要建立新的法治、民主、人權的穩定社會,一方面要去回應過去歷史中的巨大不義。​

各國回應歷史不義的作為包括了:法庭審判、除垢、賠償(錢、物、服務)、真相委員會、開放政治檔案、公開道歉、紀念日、儀式和碑、人權博物館、原諒等等。​

我們常將這些作為區分為正義和和解,將審判、除垢和賠償視為正義,將公布真相、肯認受難者、道歉、紀念日、儀式和碑、人權博物館和原諒等視為和解。而常常辯論正義優先或者和解優先?​

但還有其他的討論方式嗎?巨大不義之後和解是否可能呢?​


廢死星期四|死刑,然後呢?—《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再版

2006年始,台灣曾經暫停執行死刑四年多的時間,許多人以為當時的氛圍得以持續,邁向死刑的廢除。然而到了2010年,時任總統的馬英九雖然簽署了兩公約並高舉以廢除死刑為長遠目標的口號,卻在法務部長王清峰請辭,曾勇夫上任後恢復死刑執行。

此後,在這樣年年有死刑執行的情況下,社會運動交織著藝術,《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因緣際會於2016出版。《死刑犯的最後一天》在2021年再版,無境文化總策劃吳坤墉於2017年獲得法國文化部頒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譯介許多書籍,以文字、藝術引發思辨不遺餘力;導演/演員陳以文也在2019年以《陽光普照》獲得第56屆金馬最佳男主角獎,以編劇、表演的方式不斷帶給社會更深遠的思考。

本次廢死星期四由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主持,也邀請到無境文化總策劃吳坤墉、導演/演員陳以文和我們一起思考死刑背後的種種影響、以藝術關懷社會還有什麼樣的可能性與創造?